BT

伦理电影俺去也新网www报告:二季度北京平均月薪12116元领跑全国

發布時間︰

聰,親愛的孩子,很少這麼久不給你寫信的。從七月初起你忽而維也納,忽而南美,行蹤飄忽,恐去信落空。彌拉又說南美各處郵政很不可靠,故雖給了我許多通訊處,也不想寄往那兒。七月二十九用七張風景片寫成的信已于八月九日收到。委內瑞拉的城街,智利的河山,前年曾在外國雜志上見過彩色照相,來信所雲,頗能想像一二。現代國家的發展太畸形了,尤其像南美那些落後的國家。一方面人民生活窮困,一方面物質的設備享用應有盡有。照我們的理想,當然先得消滅不平等,再來逐步提高。無奈現代史實告訴我們,革命比建設容易,消滅少數人所壟斷的享受並不大難,提高多數人的生活卻非三五年八九年所能見效。尤其是精神文明,總是普及易,提高難;而在普及的階段中往往降低原有的水準,連保持過去的高峰都難以辦到。再加老年,中年,青年三代脫節,缺乏接班人,國內外溝通交流幾乎停止,恐怕下一輩連什麼叫標準,前人達到過怎樣的高峰,眼前別人又到了怎樣的高峰,都不大能知道;再要迎頭趕上也就更談不到了。這是前途的隱憂;過去十一二年中所造成的偏差與副作用,最近一年正想竭力扭轉;可是十年種的果,已有積重難返之勢;而中老年知識分子的意氣消沉的情形,尚無改變跡象,當然不是從他們口頭上,而是從實際行動上觀察。人究竟是唯物的,沒有相當的客觀條件,單單指望知識界憑熱情苦干,而且干出成績來,也是不現實的。我所以能堅守陣地,耕種自己的小園子,也有我特殊優越的條件,不能責望于每個人。何況就以我來說,體力精力的衰退,已經給了我很大的限制,老是感到心有余而力不足!伦理电影 俺去也新网 還有很重要的一點︰彌拉比你小五歲,應該是喜歡活動的年紀。你要是閉戶家居,豈不連帶她感到岑寂枯索?而看她的氣質,倒也很愛藝術與大自然,那就更應該同去欣賞,對彼此都有好處。只有不斷與森林,小溪,花木,鳥獸,蟲魚和美術館中的杰作親炙的人,才會永遠保持童心,純潔與美好的理想。培養一個人,空有志願有什麼用?主要從行動著手!無論多麼優秀的種籽,沒有適當的環境、水土、養分,也難以開花結果,說不定還會中途變質或夭折。彌拉的媽媽諾拉本性何嘗不好、不純潔,就是與伊虛提之間缺少一個共同的信仰與熱愛,缺少共同的devoiion[努力目標],才會如此下場。即使有了共同的理想與努力的目標,仍然需要年紀較長的伙伴給她熨貼的指點,帶上健全的路,幫助她發展,給她可能發展的環境和條件。你切不可只顧著你的藝術,也得分神顧到你一生的伴侶。二十世紀登台演出的人更非上一世紀的演奏家可比,他要緊張得多,工作繁重得多,生活忙亂得多,更有賴于一個賢內助。所以分些精神顧到彌拉(修養、休息、文娛活動……),實際上仍是為了你的藝術;雖然是間接的,影響與後果之大卻非你意想所及。你首先不能不以你爸爸的缺點脾氣暴躁為深戒,其次不能期待彌拉也像你媽媽一樣和順。在西方女子中,我與你媽媽都深切感到彌拉已是很好的好脾氣了,你該知足,該約制自己。天下父母的心總希望子女活得比自己更幸福;只要我一旦離開世界的時候,對你們倆的結合能有確切不移的信心,也是我一生極大的酬報了! 昨天晚上陪媽媽去看了“青年京昆劇團赴港歸來匯報演出”的《白蛇傳》。自五七年五月至今,是我第一次看戲。劇本是田漢改編的,其中有昆腔也有京腔。以演技來說,青年戲曲學生有此成就也很不差了,但並不如港九報紙捧的那麼了不起。可見港九群眾藝術水平實在不高,平時接觸的戲劇太蹩腳了。至于劇本,我的意見可多啦。老本子是乾隆時代的改本,倒頗有神話氣息,而且便是荒誕妖異的故事也編得入情入理,有曲折有照應,邏輯很強,主題的思想,不管正確與否,從頭至尾是一貫的、完整的。目前改編本仍稱為“神話劇”,說明中卻大有翻案意味,而戲劇內容並不彰明較著表現出來,令人只感到態度不明朗,思想混亂,好像主張戀愛自由,又好像不是;說是據說明書金山寺高僧法海嫉妒白蛇所謂白與許宣霉稱的愛情,但一個和尚為什麼無事端端嫉妒青年男女的戀愛呢?青年戀愛的實事多得很,為什麼嫉妒這一對呢?總之是違背情理,沒有logic[邏輯],有些場面簡單化到可笑的地步︰例如許仙初遇白素貞後次日去登門拜訪,老本說是二人有了情,白氏與許生訂婚,並送許白金百兩;今則改為拜訪當場定親成婚︰豈不荒謬!古人編神怪劇仍顧到常理,二十世紀的人改編反而不顧一切,視同兒戲。改編理當去蕪成青,今則將武戲場面全部保留,滿足觀眾看雜耍要求,未免太低級趣味。倘若節略一部分,反而精彩(就武功而論)。“斷橋”一出在昆劇中最細膩,今仍用京劇演出,粗糙單調︰誠不知改編的人所謂昆京合演,取舍根據什麼原則。總而言之,無論思想,精神,結構,情節,唱辭,演技,新編之本都缺點太多了,真弄不明白劇壇老前輩的藝術眼光與藝術手腕會如此不行;也不明白內部從上到下竟無人提意見︰解放以來不是一切劇本都走群眾路線嗎?相信我以上的看法,老藝人中一定有許多是見到的︰丈化部領導中也有人感覺到的。結果演出的情形如此,著實費解。報上也從未見到批評,可知文藝家還是噤若寒蟬,沒辦法做到百家爭鳴。www
Top of Page Home
Copyright © 1980-2018 The Good Scents Company (tgsc) 首頁 網站地圖 sitemap Disclaimer Privacy Policy